u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楚臣 >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风起
    金陵城的酷暑,要比成都府难熬多了。

    午后即便在荫凉的大殿之中,有宫女执扇服侍,也觉得闷热不堪,暮时雨滴哗啦啦的落在屋檐、石地以及大大小小的草木叶子上,不要说天气清凉下来,人心里听了也舒畅起来。

    用过膳,清阳颇有兴致的将长过她腰胯高的彬儿喊到身前来,考究他今日蒙学的功课。

    她是嫁入大楚的蜀国公主,在楚宫之中算是另类的存在,又或者是别人厌烦她自视清高却得陛下恩宠,也没有谁到长信宫里走动;当然,平日里也就是在皇后黄娥的带领下,与诸妃嫔一起到慈寿宫问安之外,清阳也不乐意到其他妃嫔居住的宫室串门。

    不过,王邕篡位成功,如今蜀国又对大楚称臣,清阳没有争嫡的心思,在宫里的日子却也是比以往舒坦得多。

    又或者清阳没有争嫡的心思,也没有争宠的心思,杨元溥得闲还是喜欢往长信宫跑、留宿长信宫。

    “离离原上草,一、一……”

    清阳听着彬儿稚嫩的声音卡在“一”上字,好一会儿都再想不起下面的诗字来,正犹豫着要不要让宫女拿出戒尺来,看到大殿门口守侍的几名侍宦、宫女,哗啦啦的跪了一片,探头看过来,见杨元溥在陈如意等人的陪同下,往大殿里走来,牵着彬儿的手,走过来敛身请安:“臣妾(儿臣)见过陛下(父皇)。”

    “起来吧,今天学了什么诗,怎么都没有记得住?”杨元溥心情颇佳的牵过长子的手,问道。

    “彬儿心性还是皮了些,在书斋里坐不住,”清阳问道,“陛下是遇到什么喜事,心情这么好?”

    “也没有什么喜事,韩谦从棠邑上了折子,想立妾生长子韩文信为侯世子,御史台、礼部都以为与礼法不合,前两天好几道弹劾折子,朕以为这事或要拖下去,没想到今日廷议,母后与诸公也都没有说什么,只说韩家世领叙州,黔阳侯爵的继承人,理应多听从韩谦的意见,这事便算这么过去了。”杨元溥说道。

    “陛下前日着陈公公私下去问溧阳侯与沈相的意见,他们也是完全赞同?”清阳颇有些奇怪的问道。

    清阳深居宫中,很难再接触到更多的外界信息,即便云朴子还隔三岔五进宫来,但更多是讲解道书,解个烦闷,因而她对韩谦在这个时机请立庶长子之事困惑不解,还以为沈漾这个老顽固怎么都不会附同这事呢。

    “韩谦请立长子,应是为亲自率部北上参战做准备,溧阳侯、沈相都有些担心蒙兀人势力,叫棠邑跟蒙兀人打个两败俱伤,没有什么坏处。”杨元溥在清阳面前也没有什么掩饰,哈哈笑道。

    清阳心里“咯噔”一跳,她深居宫禁,甚至平日里都不跟韩道铭之女韩淑惠接触,安分得就像无害的小白兔,却也知道兄长王邕能篡位成功,离不开韩谦的支持;甚至这

    一年来,相当程度上也是倚重韩谦的支持,蜀中才算是勉强稳定。

    不过,蜀中不是从此就无忧了。

    此时赵孟吉、王孝先率七万兵马囤于秦岐等州,随时都有可能从阴平道反扑蜀中。

    李知诰据梁州目前是挡住赵孟吉、王孝先他们从梁州进攻蜀北的通道,但李知诰的心思未必就单纯了。

    清阳都难以想象,韩谦真要是与蒙兀人杀得两败俱伤,蜀中会不会又要出什么乱子?

    “陛下是说韩谦急于立嫡,实为身后事打算,河淮时局真凶险到这一步,韩谦都认为他有可能会战死沙场?不过呢,韩谦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陛下却是省了一桩心事呢,”清阳不动声色的笑着说道,“对了,新津侯那边,大概也会乐见此事呢。对了,陈公公去见溧阳侯跟沈相时,他们有没有考虑过新津侯那边的态度啊?”

    听清阳提及李知诰,杨元溥脸色又禁不住一沉,心想他就想着棠邑与蒙兀人两败俱伤,但实际上,棠邑不大不小的受挫,对朝廷最为有利,但受大挫甚至韩谦兵败身亡,朝中恐怕难有人能制衡李知诰,亦非大楚之福。

    杨元溥看向陈如意,问道:“你私下见溧阳侯与沈相时,他们这次有没有提及新津侯?”

    陈如意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问到这个问题,但迟疑了一会儿却又说道:

    “微臣却是问过溧阳侯,溧阳侯却说黔阳侯与新津侯看似不睦,但凡大事却并无不睦——微臣一时揣测不明溧阳侯说这话的意思,回禀陛下时,却忘了提及这茬。”

    清阳狐疑的瞥了陈如意一眼,这么重要的话怎么可能忘了回禀?

    溧阳侯杨恩果真说了这话,杨恩真认为韩谦与李知诰实际上是一直暗中勾结的,一直以来的所谓“不睦”,只是演给别人看的戏?

    只是溧阳侯要果真说了这话,陈如意擅自隐瞒做什么?

    又或者说,溧阳侯并没有说这话,而是陈如意受了别人的请托,这时候别有用心的在摆弄是非?

    清阳思量着,暗感陈如意应该不敢胡说,心想溧阳侯这两年都不怎么进宫,但陈如意去溧阳侯府问策时,沈漾也是在场,他真要敢画蛇添足的胡说八道,太容易被拆穿了。

    只是陈如意之前又为何要瞒下这句话不提,里面有什么隐情令他心存顾忌?

    但见杨元溥的脸色阴沉下来,清阳暗感陈如意的话应该戳中他的心思了,当下也岔开话题说其他事,也没有想到这一刻意味着什么。

    杨元溥意兴阑珊的在长信宫逗留了一会儿,便带着陈如意等一干侍宦,直接回了崇文殿。

    这时候雨势大了起来,瓢泼如注,天地一片黑暗,仅屋檐院墙悬挂的明角灯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明。

    大殿之内明烛高烧,杨元溥走进大殿,烦躁的踱着步,好一会儿才示意

    左右侍宦退到外殿前,神色阴翳的盯着陈如意,问道:“你是真忘了溧阳侯的这句话,还有什么事情隐瞒朕?”

    陈如意脸色惨白的跪在御案前,结结巴巴的说道:“微臣不敢欺瞒殿下,但捕风捉影之事,微臣十个胆子也不敢乱言。”

    “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敢叫你辜负朕的信任?”杨元溥一直深恨身边无可信之人,却不想陈如意还真有事瞒着他,恨不得将他给剥了皮。

    “微臣不敢说,说了是死罪,何况这些只是捕风捉影之事,微臣也不敢去细究。”陈如意面色如沮的不停磕头说道。

    “你不说,朕现在就不能宰了你?”杨元溥摘下墙壁悬挂来装饰用的佩剑,又恨又气的说道。

    “此事与太后有关。”陈如意说道。

    “说……”杨元溥厉色说道。

    “要验证此事也容易,陛下下旨将二皇子从慈寿宫接出来,交由韩妃扶养便行。”陈如意说道。

    “到底什么事情?”杨元溥问道。

    “……”陈如意似下天大的决心,咬牙说道,“微臣前段时间无意听宫女说二皇子眉眼间,与韩道铭之子韩钧相肖,却不怎么像陛下……”

    “胡说八道,李瑶绝不会做出淫|秽宫闱之事。”杨元溥气得要拿剑去砍陈如意,低吼着要将陈如意一嘴牙给砸烂掉。

    “微臣不是说李后与韩钧有染,是怀疑此时慈寿宫里的二皇子,已不是真正的二皇子,”陈如意看着宝剑连鞘砸来,也不敢躲闪,磕头说道,“五牙水师覆灭洪泽浦前夕,长春宫里的奴婢似听到婴儿啼哭,事后又传言是长春宫里有宫女与侍卫偷欢生子,叫太后杖毙了;而在那事之后,韩钧却又年纪轻轻因病致仕,退养宣州,这一切都未免有些巧合了——微臣可是听说韩钧活得活蹦乱跳,可不像是得病的样子……”

    “……”杨元溥无力的坐到御案后,难以相信陈如意所说的这一切。

    “这两件事微臣虽然早有耳闻,但捕风捉影之事,又事涉太后、韩府,给微臣十个胆子,也不敢在陛下面前胡说八道,微臣实非有意欺瞒陛下,”陈如意说道,“前日微臣去见溧阳侯,听溧阳侯说了那话,微臣才留了心,但微臣还没有来得及暗中去查这事;微臣胆子也小,也不知道要不要去暗中查清这事……”

    “你是说二皇子已经出宫,现在慈寿宫里的那个,是移花接木的孽子?”杨元溥咬着牙问道,“而又是因为这个,所以棠邑与襄北才看似不睦,实则并无不睦?”

    “微臣不敢胡乱猜测。”陈如意说道。

    “你随朕去慈寿宫!”杨元溥站起来说道。

    “陛下万万不可,此事不实,微臣饮鸩谢罪便可,但此事若实,陛下怒气冲冲而去,怕是有杀身之祸啊,要从长计议啊!”陈如意跪到杨元溥身前,抱住他的大腿,苦劝道。

    (本章完)( 楚臣 http://www.uuxs2.com/0_164/ 移动版阅读m.uuxs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