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楚臣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晋帝消息
    虽然说从密州、徐州征募工匠,于海建造船场、水军大营,但东线梁军对淮河南岸发动的扰袭,主要还是从楚州北面的泗州城出发。

    即便是水军,目前阶段也都是先集结到泗州来,再对南岸的发动袭击;徐州节度使韩元齐也将牙帐设于泗州。

    六月中旬王文谦、殷鹏到楚州参见信王杨元演,文瑞临也奉徐明珍的命令,赶到泗州见韩元齐,沟通东西两翼防线的得失问题。

    梁帝朱裕两个月前就回汴京了,离开之前要求徐州节度使府、寿州节度使都不得急于求成,要以稳固自身阵脚、防线为先,要积小胜为大胜,要不断的打击、削弱楚军,而不要奢求奇功大胜。

    当然,梁帝还是给徐明珍最大的自主权,即便有旨意颁传到寿州,也多为大而化之的嘉勉之言,但给韩元齐的指示要琐碎多了。

    文瑞临到泗州城见韩元齐的当天,赶巧有一封圣旨传过来。

    韩元齐也知道陛下是将文瑞临视为嫡系亲信,才安排到徐明珍身边任职的,也便直接将手边新到的圣旨出示给文瑞临看。

    这封圣旨是对韩元齐月初上书奏禀海船修造情况的回复,文瑞临看到圣旨絮絮叨叨写了两三千言,还有好几处圈改的地方,好似陛下跟韩元齐说着家常话,很多事情也是不厌其烦的交待得很详细,与给寿州节度使府的、语句简练的圣旨,截然两种风格。

    文瑞临却也是能理解其中的不同。

    徐明珍是率寿州军投靠大梁不假,但寿州将吏心里必然还存在着极大的警惕与担忧,短时间内很以消除掉。

    而在这种情形下,陛下就不便对寿州有太多的指手划脚,但与韩元齐君臣相知近二十年,圣旨写得如此潦草、絮叨,很多事都不厌其烦的交待,韩元齐只会觉得与陛下关系亲近,而不会有别的想法。

    文瑞临细看圣旨所言,主要也是商议迂回袭击江淮沿海的作战策略。

    朱裕要韩元齐不要指望前期的隐蔽工作真就能瞒天过海骗过楚廷,不要将近海扰袭作战的希望寄托在出乎不意的袭击之上,要先从楚军靠近淮口的沿海盐场进行近距离的袭击,培养水军、积累近海作战的经验,要求与水军袭扰淮河南岸的策略保持一致,要习惯分散作战、小规模的游击作战……

    看到文瑞临将圣旨恭恭敬敬的递还过来,韩元齐跟他说道:“棠邑兵有一部兵马,以五尖山为通道,袭扰、劫掠巢州北部、濠州等地,你写的折子,对棠邑兵的作战方式写得很详细,陛下也说甚好,还特地转抄给我看了,我在泗州对楚州用兵也很有启发——徐明珍、温博针对这点,可有什么好的应对措施?”

    对能得到韩元齐这等人物的赞许,文瑞临也很兴奋,再说陛下直接将他所写的折子转抄给韩元齐,说起来也是陛下对他的直接肯定。

    文瑞临按捺住兴奋的心情,说起寿州军在滁州、巢州对峙棠邑兵的详细情形:“跟在磨盘谷南侧沿浦阳河上游修筑城垒压制棠邑军的兵锋一样,针对五尖

    山内敌将孔熙荣所率领的这部棠邑兵,主要选择相对容易出山的隘口谷地,修筑防垒营寨,限制其活动,只是这么做靡费极巨,温博目前主张与屯垦结合起来,用连绵不绝的屯寨织起封锁网——寿州久历战事,农耕废驰,即便有汴京支援粮秣,物用也极紧张,温博如此主张,却是稳健之法,却可惜之前数战,都没能给棠邑兵重创。”

    能得陛下及韩元文等人的赞许,文瑞临是很振奋,却也不得不承认,西线对峙棠邑兵的僵局,他们都没有有效的办法去破局。

    “温博用兵细腻、稳健,得其父温暮桥传授,又甚知经世致用之学,陛下对温博也甚是看重——至于滁河、浮槎山数战未能建功,非战之过,责任不在温博。棠邑兵新编便有如此战力,实在是叫人吃惊,要不是温博率其嫡系敢拼敢战,说不定滁州城已经不守了。”韩元齐是淅川一战的主将,是最早在韩谦手里的大亏,同时也由于他最初在韩谦手里吃过大亏,多年来痛定思痛,此时他在大梁年轻一代将领,最具名将气度,他此时自然能心平气和的看待寿州军与棠邑兵数战的得失,同时也点醒文瑞临,要他知道温博与徐明珍在陛下眼里还是有一些区别。

    文瑞临心想也是,那几仗无论是赵明廷还是温博,都没有犯什么明显的错误,其部嫡系精锐也是敢拼敢战,奈何棠邑兵新编就有如此之强的战斗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以致被韩谦控制滁河不算,还被夺去历阳等地。

    棠邑兵控扼巢湖唯一的通江水道,控扼巢湖东岸的高地,以致左楼船军的战船被压制在巢湖北岸的河道里,失去对巢湖的控制权,更不要说进入长江水道了。

    文瑞临又说及近期韩谦经营棠邑的一些情形。

    目前,叙州那边有钱粮剩余,主要也是全力打造新的兵甲战械以及战船送来棠邑;棠邑那边能直接得到手的钱粮,除了楚廷中枢按月拔付四万石粮谷外,再有就是韩家卖田卖宅,每月还能额外再筹措四五万缗钱交到韩谦手里支用。

    这些是文瑞临在滁州都不难搜集到这些信息。

    不过这些钱粮,目前除了够韩谦继续加强浦阳、亭山、万寿、石泉、东湖等地的营寨外,也只够韩谦用来养军。

    将卒所得兵饷,还不足以养家小,韩谦还要额外拿出一部分钱粮赈济。

    短时间内除了东湖的几座矿场、一座造船场,文瑞临暂时还没有看到棠邑境内有开展大规模工造的迹象。

    不过,由于韩谦在滁河南岸占据的地盘足够大,仅历阳、棠邑两城,就有上万间屋舍,而大荆山、青苍山、濡须山之间也有大量的村寨,由于民众在早前的战事时,被寿州胁裹北逃,差多都空置下来。

    荒废的时间不长,这些村寨屋舍稍加修缮,都被韩谦拿去安置近十万将卒家小眷属;而附近的田地荒废的时间也不长,重新开垦的难度不大,目前也已经直接分配下去耕种。

    文瑞临也注意到这很显然是棠邑兵前期诸战经受这么惨重伤亡后,战斗力及士气犹没有下降,甚至这两三个月来还能不断往滁河北岸积极出击的关键

    原因。

    说来说去,就是徐明珍、温博近期内拿棠邑兵没辙。

    由于棠邑兵沿滁河、浮槎山修筑防线日渐完善,寿州军即便能不计伤亡的攻陷这条防线,伤亡也极惨重,到时候也就没办法阻挡李知诰率淮西禁军从舒州杀出。

    相比较而言,韩元齐亲自坐镇泗州,无论是经营泗州、海州,还是不断分出小股兵马对南岸楚河发动扰袭,都要比西线主动、有成效多了。

    当然,韩元齐在泗州坐镇,除了泗州、海州两处残州受他管辖,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安囤掠来平民进行屯垦外,素来作为大梁东南重镇的徐州以及北面的密州,都归他节制,能调用的钱粮物资极为充裕。

    大量新造的内河战船,原本就是消耗品,他甚至都不用考虑未经充分阴干的木料造船极易变形渗漏,便大肆修造中小型战船,用于对淮河南岸河网的渗透侵扰,迫使淮东军在战后无暇修缮河堤、安置流民,反反复复的打击、摧残楚州沿线的农耕屯垦以及水利。

    以致韩元齐在东线统率六万马步兵,兵马规模虽然仅有南侧淮东军的一半,却能采取攻势、占据主动。

    “陛下得知晋帝石崇嗣病入膏肓的消息,提前率兵马返回汴京,此时北面可有什么进一步消息传过来?”文瑞临想到一件事,态度恭敬的问韩元齐。

    前朝覆灭之后,石崇嗣据河东、河北两地建立晋国,早年兵势之强,令梁军也要退避三舍。

    不过晋国除了在黄河北岸与梁国多年征战不休外,北面还承受着日益强大、正式建国还不到三十年的蒙兀族人的军事压力,十年前被蒙兀人夺云幽燕等州,失去对燕山山脉的控制权,国势便日渐蓑弱。

    兼之晋帝石崇嗣晚年病患缠身,没有精力打理朝政,以致梁国内乱时,晋军都没能趁机做点什么。

    朱裕两个月前就返回汴京,除了淮东、淮西看不到更有利的战机外,主要还是密谍从晋国传回晋帝病危的消息。

    晋国内部的情形,比天佑帝晚年的楚国还要复杂,石崇嗣诸子皆弱,而边将手握重兵,尾大不掉,难以驾驭,晋帝病危乃至驾崩,很难想象晋国能平稳过渡。

    不管怎么说,朱裕都得提前返回汴京做些准备。

    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文瑞临便想知道有无后续消息。

    “晋国封锁驰道、边镇也风声鹤唳提高戒备,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传出,但看形势晋帝石崇嗣极可能已经驾崩,或许有人怕形势动乱,或有机会图谋,才秘不发丧……”韩元齐说道。

    文瑞临想想楚国这几年变幻莫测的局势,也不知道晋帝石崇嗣驾崩,河东、河北会掀起怎样的风波。

    他当然希望大梁有机会能占得河东、河北,即便不能如愿,也希望这次能尽可能削弱晋国,唯有大梁北境无忧,才能集中兵马钱粮,不断在南线扩大对楚军的战略优势,直至完全夺下淮东、淮西以及荆襄等地。

    也唯有到那一步,大梁才真正具备一统天下的气象……

    (本章完)( 楚臣 http://www.uuxs2.com/0_164/ 移动版阅读m.uuxs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