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楚臣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分忧
    李普身为枢密副使,督管对安宁宫叛军的清剿战事,但他驻辕滁州,并没有直接赶到巢州去。

    除了他对自己一线指挥作战的本事有自知自明外,更为重要的是李知诰被委命为前军行营总管,总揽进攻巢州城的军政事务,高承源、陈铭升、高隆等水师以及禁军马步兵将领都受他节制,李普凑过去也只能提提建议,并不能将指挥权接过去。

    与其赶到巢州找不痛快,还不如留在滁州督运粮草。

    驻防滁州西部的右神武军两都兵马,分别以李秀、李碛为将,虽然他们二人心里很不乐意,但目前李知诰对巢州城的进攻策略,是一点点的压榨、消耗守军的实力,也没有他们发挥的余地。

    然而这一点对李普却显得犹为重要。

    那便是朝中官宦以及江东世家宗阀,此时赶着派人渡江过来,到滁州城及禁军驻营附近圈占田地,都得先拜他的门庭。

    而且只要拜他的门庭就管用。

    新任的滁州刺吏卫甄跟个小透明似的。

    州衙下面的大小官吏,都未必敢轻易地离开滁州城,就更不要想着能从这事里分一杯羹了。

    对此时的李普,除了继续巩固他这一系在朝中的权势与地位外,大概也就田宅美眷,对他的吸引力最大了。

    陈如意带着杨元溥的旨意,以慰勉的名义,先渡江赶到滁州城见昌国公李普。

    随着朝廷恢复对滁州城的统治,左右地区的局势算是稳定下来,这使得附近的流民、难民都自发的往这边会聚过来,使得不攻而取、城墙基本保持完好的滁州城多少显得有些人满为患。

    地方上旧有的世家宗族,即便曾经是被迫像安宁宫叛军效忠,却也是要被清洗的对象;而即便是平民返回家园,之前的地契、田契也都作废。

    此时不狠狠的兼并一把,还要等到何时?

    这意味着所有会聚过来的流民,要么依附于渡江的宗阀世族、皇亲国戚为奴为婢,要么只能继续忍受饥荒,流落四方。

    此时除了到滁州城附近圈占田地外,京畿诸县还有相当一部分的世家宗阀跑过来收购奴婢,以弥补金陵战事期间的劳动力损失。

    陈如意在扈随的簇拥下进城,能看到大街两侧挤满乞讨与插标卖首的人,这叫他想象幼年时流落扬州街头的情形。

    沿街的屋舍有很多留下烧灼的痕迹。

    虽说是不攻而取,但叛军撤出滁州城时也是四处纵火,州衙及沿街沿巷的屋舍烧毁很多。

    故而看滁州城的城墙完好无缺,但内里还满目疮痍。

    陈如意虽说年轻,资历也浅,但他代表大楚天子而来,赶到昌国公李普的督师驻辕前,府门洞开,文瑞临、李秀等人代为李府的宾贵子侄站在台阶前,昌国公李普则率工部侍郎周元、滁州刺史卫甄等官员在前庭院子里恭候。

    陈如意宣过杨元溥嘉勉诸吏的圣旨之后,随李普等人进入内堂,在等卫甄等人知情识趣的告辞离开之后,他才将话题转到叙州商船进入扬州的事情上。

    此时堂上除了李普、陈如意外,也就周元、文瑞临以及李秀在一旁作陪。

    陈如意也是出身晚红楼及信昌侯府,对周元、文瑞临与李普的亲信关系了如指掌。

    杨元溥在收复金陵后继承大位,周元得授工部侍郎,文瑞临虽然从马氏投奔过来的降吏,但削藩战事后献策、立下大功,早就有资格授以官职。

    不过文瑞临一直都没有出仕,始终以宾客身份留在李普的身份。

    听过陈如意的话之后,李普才晓得陛下遣他过来的真正用意,并非是想着嘉勉诸将吏,实是对叙州与淮东勾结一事充满担心。

    只是所谓的圣旨也好,秘旨也好,宫里都是需要存档的,有些不方便直接说的话,问的问题,便需要有人能居中传递。

    这有陈如意渡江跑这一趟。

    李普前几天便知道叙州商船泊入扬州之事,也确定这毫无疑问代表着叙州与淮东在某种程度上进行合作了,也代表着叙州与淮东将联手对抗朝廷所施加的压力。

    不过,在李普的心目里,韩谦始终是一件有心机、有手段的野心之辈,因此韩谦与淮东勾结,他并没有觉得有太大的意图。

    目前收复巢州在际,在收复巢州之后,淮东、叙州所共同面临的形势,使得他们有摒弃前嫌、携手勾结的动机。

    信王杨元演是有些刚愎自用,但在韩谦率赤山军异样崛起之前,谁敢说能挡住刚愎自用的杨元演的兵锋?

    杨元演绝对、绝对不会是一个蠢货。

    至于韩谦与淮东会不会暗中跟安宁宫叛军及梁国勾结,他们也讨论过,但文瑞临觉得这种可能性极低。

    韩道勋的死充满很多曲折,但在民众以及中低级将吏士绅的眼里,徐后及安宁宫才是刑杀韩道勋的真正罪魁祸首。

    韩谦从蜀国逃回叙州,便借守孝之名不去岳阳赴任,因此得以继任叙州刺史,形成在叙州父死子继的既成事实;之后在金陵事变后期,又借守孝之名拒议与王珺的婚事、不告而离开繁昌。

    这个过程里,韩谦多次是以守孝道的名义行事,他倘若不想身败名裂,就不可能与安宁宫叛军直接勾结到一起。

    至少在走到山穷水尽之前,文瑞临断定韩谦不会与安宁宫勾结。

    而至于韩道勋受暴刑而死,有王文谦使计的缘故,但毕竟是间接的,并且公众以及绝大多数的中低级官员都不知道内幕,所以韩谦与淮东暗中勾结,是不会受到什么非议的。

    此时大楚内患外忧不断,叙州与淮东联手,便能叫朝廷投鼠忌器,也没有必要再去勾结安宁宫叛军或梁军。

    再说了,真要勾结梁军,等到梁军吞并楚国之后,

    会容忍信王杨元演割据淮东,会容忍韩谦割据叙州?

    在文瑞临的暗示下,李普也是原原本本将他们之前讨论的看法,说给陈如意听,希望陈如意能将他们的看法及时传到延佑帝耳里。

    到这一步,陈如意过来见李普的目的便达成,声称要尽快见到李知诰,谢绝李普的夜宴,天探黑带着扈随连夜赶出,往巢湖西北、巢州治所的庐阳县城方向而去。

    送走陈如意后,李普与文瑞临、周元以及侄子李秀重新走回内堂,困惑不解的问道:“陛下着陈如意跑这一趟,真就问过我们的看法后,便算完事了?”

    “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事,”文瑞临还是华发纶巾,一副儒士打扮,显得风度翩翩,说道,“但陛下应该是要等明确我们以及知诰将军那边的看法之后,才会有其他的决定吧?”

    “瑞临,你觉得知诰那边会如何看待这边,你又觉得陛下最终会有怎样的决定?”李普问道。

    “知诰将军对陛下算是忠心耿耿,也极得陛下的信任,他即便不愿与叙州为恶,也会将他的看法原原本本的说给陛下知道,但应该跟我们刚才所说的这些相近,”文瑞临说道,“至于陛下的决断并不难揣测……”

    “哦,你说陛下会有怎样的心思?”李普往前倾过身子,看着文瑞临问道。

    “陛下担心迟则生变,”文瑞临说道,“此外,我们即便断定韩谦不会与安宁宫叛军直接勾结,但也不能排除叙州、淮东,将来与安宁宫相互借势、养寇自重,陛下也会有这样的担忧……”

    “迟则生变?你是说陛下会调整既定的伐叛战略?”李普迟疑的问道。

    “倘若知诰将军、沈相爷、豫章郡王等人反对,陛下或许会有所迟疑,但陛下必然有这样的心思道,“陛下使陈如意过来,应该不会单独是询问国公对叙州、淮东勾结之事的看法,更主要的还是希望国公能替他分忧……”

    “我要怎么替陛下分忧?”李普问道。

    “国公要是能将陛下不方便直接说出口的话说出来,便是替陛下分忧。这样的话,即便知诰将军、沈相爷、豫章郡王他们坚决反对,陛下也不至于因为这事与群臣闹僵,搞得不开心。即便国公所献之策,最终不可行,但只要陛下知道国公的这份心意,也便足够了。”文瑞临说道。

    李普沉吟片晌,看向周元问道:“你觉得呢?”

    “文先生所言甚是。”周元除了也担心迟则生变外,另一方面他也极认同文瑞临所说的替陛下分忧的观点。

    信昌侯府一系,论及所直接掌握的权柄,早初时就不如郑氏,之后柴建在湖南更是被湖南行尚书省三使司压上一头。

    这种情形,注定他们的权势更依赖于陛下的宠信。

    他们此时既然揣测出山陛下的心思,怎么能不替陛下分忧?

    (本章完)( 楚臣 http://www.uuxs2.com/0_164/ 移动版阅读m.uuxs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