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楚臣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未雨
    渡过邗沟,骑上藏匿于树林里的马匹,众人趁着夜色,绕过溪河的阻拦,往西北方向驰去。

    越往西北,人丁越是稀寥,到处都是坍塌废弃的屋舍,或被洪水淹浸冲垮的道路,也是亏得韩谦他们所骑都是百里挑一的健马,才能在这样的烂泥地里快速前行。

    赶了一夜路,拂晓过后,韩谦他们绕过荒废的驰道,钻进一座茂密的树林里休整;他们此时已经绕过禁军的关卡,再次进入石梁县境内。

    换作任何一个人,为尽快脱离险境、藏匿行踪,连夜赶路,都会异常的辛苦,韩谦也是完全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一棵圆松,撕起麦饼,一手拿着锡制水壶,一口饼一口凉白开囫囵入肚充饥。

    歇了一个时辰,何柳锋带着一队殿后人马,才赶过来会合,说道:“扬州那边没有动静,不知道是真被唬住了,还是王文谦认为大人的建议实在不错,并没有派出追兵来。”

    “那应该是被唬住了,”韩谦笑道,“王文谦在这件事上做不了主,要不是被唬住,他哪怕是做做样子,也会调派追兵来拦截我们。”

    这时候天淅淅沥沥的下了一阵急雨,等云收雨住,何柳锋带着殿后人马继续在树林里休整,也是盯着后路会不会有淮东的斥候摸过来,韩谦他们乘马出树林继续上路。

    摸到小塔河的西岸,找到水浅处直接泅渡过河,韩谦他们午后才赶到白蹄冈,跟前期迁来的左广德军旧部家小及留在这里的冯缭、郭荣他们会合。

    韩谦他们离开才几天,第二批北迁人马已经赶过来会合,左广德军旧部及家小,已经有近六百人聚集到这座低矮的山岗之中——除了郭逍作为信使留在扬州外,赤山会九大首领里,还有林胜提前赶了过来。

    “怎么样,有把握说服淮东吗?杨元演什么时候会给准确的回复?”冯缭多少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边的事情没有妥当,韩谦不会轻易离开,但韩谦留在外面,一旦走漏风声,处境就会十分的凶险。

    冯缭还是希望能尽快解决这边的事情,然后他们返回叙州去。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韩谦摇头笑道,“杨元演这人刚愎自用,轻易不会低头,他谋金陵,挫于我手,即便有心合作,他也难咽下这口气——我们还是要做两手准备。我离开这几天,你们对周边的流民势力侦察情况如何,能不能确定淮东对这些流民势力也有渗透?”

    “流民势力分布以及一些基本情报不难侦察,但流民势力都较为封闭,想要渗透进去,摸清楚是不是受哪家控制,暂时还办不到。”冯缭说道。

    石梁县早初人丁不足两万,但战事爆发以来,大量民众从巢州、滁州西部逃难而来,使得滞留在这里逃避战乱的人口激增。

    大大小小的数十股流民势力,要说没有安宁宫叛军及淮东的渗透,韩谦打死都不会相信,甚至都

    极有可能有梁国的密谍渗透进来活动。

    禁军也是担心这点,才不敢轻易调动滁州东部的兵马往洪泽浦南岸推进。

    当然,关键是诸方势力渗透的程度,由于混乱之地流民的警惕性与封闭性,他们短时间内难以进行详细的摸查,就像他们聚集在白蹄冈落脚,别人也不要想轻易能渗透进来摸清他们的根脚。

    “要做两手准备?难不成淮东会派兵马渡过樊梁湖来打我们?”冯翊疑惑的问道。

    “杨元演此时更怕受到金陵的猜忌,也怕叫金陵抓到借机撤藩的把柄,淮东兵马不会大规模杀过来,但用他们暗中控制的流民势力,试试我们的深浅,杨元演还是很乐意做的,”韩谦说道,“我们也只有挫了杨元演的这股锐气之后,才有可能真正叫他想想跟我们合作的好处。”

    “真要再受挫,指不定淮东有些人担心跟我们合作,会养虎为患呢,”郭荣微蹙着眉头说道,“信王之前占据那么大的优势,都受创于你,准东从内心深处忌惮你的人,绝不在少数啊!”

    “不给淮东更多的选择,他们为了止渴,即便一杯鸩酒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得喝下去。”韩谦倒不担心淮东对他的忌惮会影响到什么,不屑的说道,但他们眼下还是要先应付随时有可能来自同为流民势力的袭击与骚扰。

    韩谦这次潜出叙州,原本还是想着借薛若谷之手揭开尚文盛刺杀案的真相,分化朝廷诸公对叙州的态度,进一步缓解广德府紧绷的形势。

    他这才将更了解江东宗阀情况的郭荣带在身边,但哪里想到形势赶不上变化,他现在却要先考虑左广德军旧部迁出广德府渡江安身的问题,郭荣、冯翊他们跟着东奔西走,也是吃尽了苦头,却还帮不上大忙。

    韩谦现在需要能协助左广德军旧部在樊梁湖西岸立足的军事指挥人员,这皆不是郭荣、冯翊,甚至都非冯缭的擅长。

    擅长这方面的人,窦荣留在悬脚岭丁家沟,也就孔熙荣、何柳锋、奚荏跟在韩谦身边。

    等何柳锋率殿后人马赶到白蹄冈会合,韩谦又将众人召集到一起,进一步了解前期进入白蹄冈的人员构成以及白蹄冈及周边湖荡的地形,研究要怎么应付随时有可能爆发生的袭击与侵扰。

    左广德军旧部前后分两股进入白蹄冈,很难瞒过淮东的眼线,这也意味着他们在明,而敌人在暗。

    同时也因为他们是从南面渡江逃荒过来的,那些受安宁宫叛军暗中控制的流民势力,说不定也会误以为他们是禁军派出的先驱兵马而加以袭击。

    他们此时在白蹄冈所面临的形势,犹不得轻松半点。

    …………

    …………

    考虑到前期会有很多变数,即便需要携带一部分妇孺作为掩护,前期迁入白蹄冈的六百人里,也是以青壮男丁或者十二三岁以上的少年为主,其中受编赤山军或左广德军、参加过梅渚溪或进攻郎溪城战斗的老卒,就有三百人,其他两百多健

    妇、少年,也可以充当内卫人员使用。

    编女营及少年营,乃是赤山军成立之初就有的传统。

    孔熙荣统领贴身护卫韩谦安全的精锐侍卫,以及在奚荏、何柳锋负责,沿途刺探敌情的精英探子,总计有一百二十人。

    只不过孔熙荣、何柳锋之前主要护卫韩谦潜入扬州,与王文谦见面,叙州的精锐人马,前期没有参与白蹄冈这边的营地建设。

    韩谦这时候赶回来,看到冯缭、郭荣、冯翊等人的协助下,白蹄冈这边的营地,主要是在东面临湖的一侧山坳里,利用废弃的祠堂、村舍,修建出能够供众人遮风挡雨的营房,防御方面的设施等同于无。

    这倒不是说冯缭、郭荣他们不擅长营造。

    事实上,冯缭、郭荣、冯翊三人,即便在营造之事不及季希尧、陈济堂等人甚多,但在叙州这些年耳濡目染,接受新学的熏陶,纯理论性的推演也并不比季、陈等人差太多,而在营造实践上,更非当世的所谓大匠、工师能及。

    他们主要还是想着等韩谦返回后,就立刻先撤回叙州去,藏身白蹄冈为避免打草惊蛇,才刻意没有修建防御措施,就想着表现出逃荒流民的样子来,以免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

    考虑这边随时有可能会遭受到袭击,韩谦也打定主意,等赤山会能在白蹄冈站稳脚后再说其他,白蹄冈这边的营地建设思路就立刻做新的调整。

    好在驻守石梁县南翼的禁军,现在对沿途关卡的盘查不甚严格,林胜他们也得以携带一批相对充足的物资及铁制工具、兵甲器械过来。

    白蹄冈虽说仅有四五十米高,山势谈不上险要,一面临湖,三面皆是平川,谈不上易守难攻,但也要看什么烈度、什么级别的战斗了。

    考虑到无论淮东也好,安宁宫也好,在洪泽浦以南、樊梁湖以西的这块区域内,所能直接控制的精锐武力都极为有限,最多纠集一批没有经过训练、兵甲不全的乌合之众袭击过来,那白蹄冈的地形却很有研究、利用的价值。

    白蹄冈山势,西势较低,难以攀登,山体南北绵延两面,形成面向东面湖荡的弧形,赤山会众此时的营地,就位于白蹄山东坡、面朝湖荡的山坳里,之前就有一座被废弃的渔寨,还有五六艘残破的渔船搁浅在芦苇滩上。

    山里林木茂盛,湖滩上的芦苇更是茂盛。

    除了南北口子能进袭营地外,从西边有道山沟,地势平坦,方便攀爬,即便不偷袭,敌人也能较为容易的从西边强攻登上山嵴。

    研究下来,也就这处地形最容易设置陷阱,韩谦便着人以竹木为筋,编织芦席,然后用松杉木做框架支撑,数张芦席叠到一起,做成一张张芦席栅床。

    在山沟子的顶头或两侧地形绝险的崖坡上,将这些芦席栅床,一侧支地,一侧用绳索系住树桩子,悬空起来,上面堆满碎石,用杂草遮掩起来,等敌人入彀……

    (本章完)( 楚臣 http://www.uuxs2.com/0_164/ 移动版阅读m.uuxs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