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楚臣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新官
    洗射鹏乃是持诏率部过境,照着规矩,韩谦需要迎诏,才能进一步知晓朝廷对思州民乱的具体处置。

    冯缭不在辰中,州长史及辰中县令之职,由主簿赵际成及司户参军洗寻樵两人代领,他们连夜带着人赶到河对岸,召集工匠在驿道之侧,用竹木扎了一座简易的大官棚。

    次日午前,得知辰州番营精锐已经进入辰中县境内,韩谦便率高绍、冯翊、孔熙荣、奚昌等一干州衙将吏,乘船渡过辰水,进入官棚之中,等着洗射鹏过来。

    洗射鹏也未敢与兵马慢腾腾的前行,叫韩谦在官棚里久候,得知韩谦渡过辰水,便带着十数扈骑,快马加鞭先赶过来与韩谦见面。

    杨行逢之子杨护,自然是与洗射鹏同行返回思州,但除了杨护之外,还有三人,乃是缙云司右都指挥安吉详、收复金陵城后曾任郎溪县令的富陌之子耿富文,以及韩道铭的庶子、曾任湖南行尚书省主事的韩成蒙。

    安吉祥、耿富文、韩成蒙昨日午后与杨护、曹休石携旨赶回辰阳,由于洗英在辰阳早就做好出兵增援思州的准备,而思州的形势又实在危急,故而他们今日拂晓便又从辰阳出发,随辰州番营精锐进入叙州辰中县。

    韩谦出任广德军制置使时,耿富文作为宣州世家子弟的代表,也曾在制置使府任吏,听候调用,因而彼此都不陌生。

    昨日夜里洗英遣人过来,只说其子洗射鹏持诏率部过境,没有说及其他,这一刻看到安吉祥、耿富文、韩成蒙三人,随杨护、洗射鹏二人出现在眼前,韩谦震惊之余,脸色也随之阴沉下来。

    高绍、冯翊、孔熙荣、洗寻樵、赵际成等人,心里皆有大事不妙的震惊。

    不提韩成蒙,安吉祥乃是缙云司右都指挥,耿富文在广德府郎溪县任县令,他们二人出现在叙州,绝不会是无缘无故。

    这意味着整件事情绝不仅仅是调辰州出兵助剿思州民乱这么简单,极可能是朝廷对辰叙、业、思诸州,甚至有可能涉及大楚西南境更大范围区域的军民政策出现重大调整。

    而叙州对此毫无知情。

    “没想到这么快,又再见黔阳侯了。”安吉祥作为延佑帝身边的亲信大宦,地位最尊,拾步走进简陋的官棚,朝韩谦拱手致礼说道。

    看到韩谦及高绍等人一脸的震惊跟阴沉,安吉祥心里也是暗暗得意。

    韩谦说是将人手都撤回叙州,不要说其他人了,安吉祥心里也是不信的,但这时却又确定韩谦并不能及时掌握朝中动向。

    他搞这样的突袭,目的也是进行验证。

    韩谦失了一会儿神,与安吉祥寒酸了几句人情世故,问道:“不知安大人此次千里迢迢赶来叙州,是陛下有什么新的旨意要授予韩谦?”

    “册立李皇后及太后寿诞,侯爷皆备有厚礼,着我带往金陵,太后及李皇后皆有回赐,侯爷乃大楚重臣,不能怠慢,陛下便着我再走一趟,将太后及李皇后赏赐,送来给侯爷您,”安吉祥轻描淡写的说道,“至于思州民乱要如何处置,陛下的旨意,皆在杨县令及射鹏将军所持的手诏里。”

    韩谦不动声色的率辰州官吏,奏迎杨护、洗射鹏所持的手诏。

    手诏的内容很简单,着洗射鹏先率部辰州番营一部分精锐进入思州进剿,着辰州、业州兵马各守其境,杜绝暴民流窜之可能,并提供一定的粮秣军械,保障思州剿乱所耗,倘若思州民乱后续还难控制,诸事由湖南行尚书省议决。

    “后续之事着湖南行尚书省议决,这是什么意思?”韩谦将诏书拿在手里,袖手背到身后,也没有说将延佑帝的手诏还给杨护或洗射鹏,而是问安吉祥道。

    削藩战事之后,天佑帝循前朝旧制,于潭州设置行尚书省,拜杨元溥为行尚书令,以沈漾、李普为左右丞,执掌鄂岳潭朗诸州军政。

    收复金陵,杨元溥登基继位之后,沈漾、李普、郑榆、郑畅、张潮等人迁任中枢参政大臣,湖南行尚书省虽然没有撤裁掉,但连个守衙门的官员都没有留,与潭州府皆成虚置,而鄂、郎、岳、潭诸州,又都归中枢直辖。

    湖南行尚书省都没有一个官员留守,后续之事怎么着湖南行尚书省议决?

    高绍、洗寻樵等人也都看向安吉祥,实不知这么短的时间内,延佑帝及朝堂,决定对湖南诸州实施什么新政。

    “陛下与诸参政大臣,奏请太后议决,决定委湖州刺史黄化出任湖南行尚书省宣慰使兼诸州都督,署理潭郎岳等湖南诸州军民政务,以吴尊出任湖南行尚书省按察使,执掌诸州司狱诉讼及监察,以陈凡陈大人为转运使,执掌财赋,”安吉祥气定神闲的说道,“从此往后,不仅岳朗潭邵衡诸经制州以及思业辰叙诸羁縻州之事,由湖南行省议决之外,驻守五指岭左神武军,也都归黄宣慰使大人节制。考虑到思州民乱,牵涉极广,黄宣慰使奏请陛下于行省之下专设都护司,以富大人为郎中官,居中协调思辰叙业诸羁縻州务——富大人携有制书副本,还请侯爷一阅……”

    帝命曰诏,通常都是指较为随意性、不成制度的命令,而制书则要更正式一些,令出便成制度,除了玉玺外,还要加尚书台印后张布诏告天下,才正式成立。

    富耿文出示制书副本,以示大楚朝堂革新湖南行尚书省,以黄化、吴尊、陈凡等人分掌军民赋税及监察狱讼的具体细节。

    韩谦将之前杨护所携的手诏抓在手里,又从富耿文那边接过制书副本细细览阅。

    秦朝初行郡县制,汉代在郡县之上,将天下分为十三州刺史部,对地方形成州郡县三级管理。

    到隋唐,由于地方上广泛设置州,一州所辖地域严重缩水,实际与之前的郡相当,所以在地方就形成州县二级制。

    不过,为方便管辖,前朝中前期又将天下诸州划分为十道,设监察使,主要负责一个大区的刑法、巡察等事,只是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恢复汉朝时对地方的三级管理。

    这次大楚朝堂,正式在湖南行省下增设宣慰、按察使以及转运使,分执军民政务、刑法监察及财赋等事。

    这实际上又相当于是对湖南地区实行行省、州、县三级管理。

    而在行省一级,又使宣慰使、按察使、转运使分权、相互制衡。

    也就是说辰、叙、业、思以及更为僻远的黔中诸羁縻州,管辖权就落在湖南行省;湖南行省甚至还专门仿照前朝都护府制新设都护司,处理相关事务。

    湖南行省的治所,将迁回潭州,以便就近加强南线军事防务,而从潭州出发,经邵州、翻越雪峰山驿道,或经朗州,穿过辰州境内,在抵达叙州的距离都要节约一两天的行程。

    湖南行省重新启用,虽然说统领左神武军坐镇邵州及五指岭的柴建,头上金箍圈,但更主要还是针对叙州。

    相比较以往,辰叙诸州有事,遣使到金陵议决,途中差不多就要耽搁一两个月的时间,很快事情酝酿爆发极速,如此拖延,金陵很难及时遏制事态的恶化。

    比如这次思州民乱,此时距离杨护上次途经辰中,已经过去两个月了,重新启用湖南行省,将管辖权下放到行省,辰州有事,三天时间内便能将文书递到宣慰使的案前,效率自然要提高太多。

    此时,黄化、吴尊、陈凡等人都还在路上,而富耿文以及作为湖南行省属吏的韩成蒙,随杨护先期抵达叙州,便是代表湖南行省监督对思州民乱的清剿战事。

    而安吉祥名义上是奉旨送太后及皇后的赐礼到叙州来,更根本的目的,无过是监察湖南行省及都护司的监管能不能有效落实到辰叙业思诸羁縻州……

    高绍、洗寻樵、冯翊、孔熙荣等人脸色很难看。

    大楚朝堂这么重要的政制调整,叙州连半点风声都没有听到,突然间就落实下来了,鬼都知道就是针对叙州的。

    安吉祥却是不管叙州众人脸色好不好看,拱手说道:“射鹏将军还要赶在入夜前,率部进入虎涧关,我随侯爷去辰中县,就不耽搁他们率部剿匪了吧。”

    从辰阳城到虎涧关,走辰水北岸驿道有一百二十里,步营兵马通常说来需要两天行军,但番营精锐乃虎狼之卒,赶在一天之内急行军到虎涧关,却也不是难事。

    安吉祥心里想着,他亲自在韩谦身边盯着,不叫叙州有机会动什么手脚,只要洗射鹏率部进入锦和县,赢得一两场胜仗,将思州的大势定下来,他也就能放心了。

    韩谦这时候才将手诏、制书分别还道:“颇为不幸,老鸦岭修河坝出了点岔子,新修的河坝岌岌可危,随时可能发生坍塌。要是辰州番营今日还要照既定路线西进,或有遭大水冲击之虞。辰州要是早一天派人过来报信,我便从黔阳调十数艘战船过来,送射鹏将军所部直接去高椅峪登岸了——如今看来,可能要耽搁两天!”

    “岂有这么巧的事情?”杨护急道。

    “少公子不信我的话,老鸦岭就在前面二十里外,少公子可以请安大人、耿大人过去一看,”韩谦袖手说道,“说实话,要是安大人、耿大人不过来,我还担心发生这么巧的事情,叙州难以为自己辩解呢,现在反倒踏心了。”( 楚臣 http://www.uuxs2.com/0_164/ 移动版阅读m.uuxs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