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楚臣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缙云司
    “姜大人、袁大人对陛下忠心耿耿,诸事皆无忤逆,我离开一个多月,二位大人做了什么事情,叫陛下决心派师弟你去主持缙云司?”安吉祥眯起眼睛问道。

    “缙云司可不是光我一个人主持,有左都指挥,怎么也得设有一个相应的右都指挥才对啊,” 陈如意笑着说道,“我却是向陛下建议师兄你担任这个右都指挥,陛下虽然当下没有立即吭声,但我还是想着以师兄您的表现及忠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安吉祥没有吭声,因为陈如意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不清楚离开金陵的这一个月里,皇城内外到底又发生那些看上去不起眼却又影响深远的变化。

    “姜大人、袁大人自然是没有做什么事情,惹陛下不高兴,”陈如意笑着说道,“如今他们两人都是内侍省少监,协助咱师父打理宫里的事务,而缙云司也非缙云楼直接转变而来……”

    听陈如意慢腾腾说来,安吉祥才明白围绕缙云楼的归属问题,朝堂之上在过去一个月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早年三皇子出宫就府,收编饥民成立龙雀军,除了营伍之内有都指挥使、都虞候、营指挥等直接统领兵将的将领武官归当时的临江侯府节制之外,管理兵户垦种治疫的屯营军府,也是归临江侯府辖管——平时的兵户安置管理、兵甲铸造、再到抽丁编伍、轮训轮战等事,都由临江侯府完全负责,这也使得龙雀军彻彻底底的变成当时还是三皇子的陛下私兵。

    之后为刺探消息方便,在韩谦的建议下,侯府新设秘曹左右司专司其事。

    韩谦从军府选拔兵户筹建左司,柴建从晚红楼调弟子筹建右司,但由于晚红楼弟子更擅长潜伏、刺杀等事,拙于日常的侦察、斥候,最终在军府管治下真正得以运转并发挥作用的,也只有韩谦统领的秘曹左司。

    荆襄战事过后,陛下受封临江郡王,秘曹左司迁入郡王的缙云楼署理公务。

    韩谦当时以郡王府从事率领姜获、袁国维、林海峥等人署理情报搜集、侦察斥候等事务;右司一部分人手也正式并入缙云楼听候调遣。

    无论是削藩战事,还是收复金陵,缙云楼都发挥极大的作用。

    即便韩谦以服丧名义,返回叙州,一部分韩谦培养起来的嫡系,被排斥出缙云楼,但也不能否认缙云楼依旧是大楚之内最为完备、强大的情报刺探、搜集体系。

    不过三皇子在金陵正式登基,之前潭王府的诸多事务,都需要纳入枢密院及六部九寺等正式的朝堂体系之中。

    所谓的情报刺探,军事情报理应归入枢密院职方司,诸州官民有违法乱纪者,也理应由刑部、大理寺、御史台及京兆府搜检弹劾,而不是由一个权力难以节制的密谍机构,将这些事都包过去。

    倘若真要这么做,职方司、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京兆府这些正而八经的大院司将会形同虚设,朝堂也会变得扭曲而怪异。

    故而在郑榆、郑畅、信昌侯李普、豫章郡王杨致堂乃至被救回金陵的溧阳侯杨恩等人,都认为缙云楼已经完成历史使命,没有再存在的必要。

    原缙云楼那么多斥候探马以及书办吏员,可以分拆到职方司、大理寺、御史台及刑部诸司,或入京兆府充任衙吏。

    这么一来,韩谦当初当培养的人手也没有必要再排斥在外去坐冷板凳,完全可以放到诸院司充当基层衙吏,弥补人手不足。

    只要朝堂正式运转起来,三五人是不可能抵抗整个朝堂的意志的。

    杨元溥做了一些妥协,同意军事情报搜捡划入枢密院职方司,也同意大理寺、御史台、刑部及京兆府各司其职,但坚持新设缙云司,将原本应由大理寺、御史台、刑部三司会审的逆案侦办之事,归入缙云司。

    大楚续承旧制,将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眭、不义及内乱规定为不能进行赦免的重罪,亦称十恶。

    照新的规定,那些谋危社稷、谋毁宗庙、山陵及宫阙、背逃大楚以及不敬君王的谋逆类大恶罪行,则都由缙云司负责侦办;待缙云司侦办完成之后,再将案子移交三司结案。

    姜获、袁国维之前入职内府司,就净过身,不适合到职方司或大理寺、刑部任职。

    而新的缙云司又不同于以往的缙云楼,即便杨元溥依旧想身边的宦臣执掌其事,却也不想再用姜获、袁国维。

    姜获、袁国维二人升任内侍省少监,杨元溥更属意张平带出来的两个弟子陈如意与安吉祥分别出缙云司的左右都指挥。

    “……”听陈如意解释过一番,安吉祥愣怔了片晌都不知道说什么,他虽然一时间很难准确描述缙云司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但无疑会成为陛下掌控皇权、消灭异己的利器。

    不过,他与陈如意皆是晚红楼挑选出来送到师父张平身边养育长大的,他们即便是刺杀王琳,使得沈漾有借口返回中枢,然而再交出一份他们所知道的潜伏于宫中的晚红楼弟子名单,陛下就如此信任的用他们顶替姜获、袁国维执掌缙云司?

    虽然他与陈如意自幼潜伏宫里,对辩别人心这事最是知微识著,这些年跟着张平伺候在陛下身边,东奔西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问题在于他们此时并没有资格执掌如此之重的权柄啊。

    又或者说这正是他与陈如意能够出任缙云司左右都指挥的原因?

    毕竟他们资历尚浅,即便出任左右都指挥,在缙云司里也没有几个嫡系,仅能依附于陛下才有可能比较好的掌握缙云司?

    这样缙云司才会成为陛下真正能掌控的爪牙?

    这便是陛下所说的以弱制强、以卑制尊的道理?

    这一刻,面对唾手可得的大权柄,安吉祥砰然心动也是忐忑难安。

    当然,他也没有理由拒绝,当下只是勉强笑道:“往后还是要与师弟你共事,不周之处,还要请师弟多多担待。”

    “安大人,这往后咱们得换称谓才行,”陈如意声音尖锐的笑道,“这往后你们都是效忠陛下,师兄弟之情怕是不能再叙了。”

    安吉祥微微一怔,转念想明白过来,待日后朝堂知道缙云司权柄之大后,即便陛下还信任他们,朝堂里的王公大臣也会非议他们二人师出同门。

    册立皇后大典还没有结束,安吉祥又找陈如意询问这一个多月来金陵城里的变化。

    枢密院不设枢密院使,以信昌侯李普副使兼领参知政事;杨致堂加封寿王,出任诸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是名义上南衙禁军总统帅;陈德出任武德司使兼领殿前检校都指挥使,是名义上的侍卫亲军总统帅;溧阳侯杨恩恢复封爵,以参知政事兼领太府寺、将作监及皇陵使;郑畅执掌御史台;郑榆以参知政事兼领史部尚书;韩道铭以参知政事兼领户部尚书;张潮以参知政事兼领度支司,临晋侯李长风以参知政事兼领工部尚书……

    这些个有资格参与枢密会议的人选,是安吉祥到叙州传旨之时就已经确定下来的。

    而沈漾十日前已正式奉诏回京,以中书门下平章事统领政务,其他加参知政事衔者,皆为副相。

    此外,张蟓遣子张封、杜崇韬遣子杜涛以及坐镇浙南防备的永嘉防御使、左龙武军都指挥使周炳武遣子周南皆入金陵献表觐见新帝。

    杨元溥与政事堂诸公商议决定调永嘉防御使周炳武入朝出任枢密副使,与信昌侯李普同执军政,使顾芝龙顶替周炳武出任永嘉防御使及左龙武军都指挥使,负责浙南对割据闽地的武威军的防备。

    此外又调杜崇韬为舒州刺史加兵部尚书衔,率左武卫军驻守舒州,从西面逼迫为安宁宫叛军所占据的巢州;使郑晖出任南阳防御使,节制邓均襄三州军政,率右龙雀军进驻方城、荆子口防线,负责抵御西线的梁军。

    除了这两项调令外,朝廷暂时没有其他大的动作,就等着周炳武、杜崇韬接受调令后上路赴任。

    这两桩事要是都能不出什么幺蛾子,也就表明荆襄及江南东道、江南西道及湖南等地的形势彻底稳定下来。

    禁军及侍卫亲军这一个月里新的调整方案也陆续出炉。

    保留左右武卫军的原有编制,继续分别以张蟓、杜崇韬为都指挥使,分别驻守荆州、舒州。

    保留左龙武军编制,使顾芝龙顶替周炳武出任都指挥使,坐镇永嘉,防范割据闽地的武威军。

    编江西招讨军为右龙武军,以寿王世子杨帆为都指挥使,驻金陵西翼的采石城。

    保留左右龙雀军编制,分别以李知诰、郑晖为都指挥使,分别驻金陵城西的宝华山以邓州、襄州、均州。

    重设左右神武军,将邵衡两州及五指岭防线的兵马编为左神武军,以柴建为都指挥使,主要防范南面撤守永州的叛军;将右广德军改编为右神武军,以陈铭升为都指挥使,驻金陵城东南的江乘。

    五牙军水师扩编为左右五牙军,以高承源、范祥为都指挥使分驻江州、金陵。

    以上兵马皆归枢密院辖管,因为枢密院在崇文殿的西南侧,故称南衙禁军,杨致堂作为诸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是南衙禁军名义上的总统帅。

    此外,还编两部侍卫亲军,分别以郭亮、张翰为都指挥使,负责皇城守卫,军令皆出自武德司,陈德作为殿前检校都指挥使,是侍卫亲军名义上的总统帅。

    除了地方州营,除开左右武卫军、右龙雀军、左龙武军、左神武军、左五牙军分驻荆州、舒州、襄州、永嘉、邵州、江州等战略要地外,留驻金陵的有左龙雀军、右龙武军、右五牙军、右神武军以及新编的两部侍卫亲军共十万精锐兵马。

    这些军国大事暂时都还跟安吉祥、陈如意无关。

    对他们执掌缙云司影响较大的,就是原缙云楼有一批人手随晚红楼主事徐靖编入枢密院职方司,专司军事情报的搜集。

    还有就是韩谦早年所培养的人手则都分散到京兆府、刑部、大理寺任吏。

    而直接从缙云楼转入缙云司的留用人手,则主要为姜获、袁国维出任掌案执事后所培养——也是因此,才要将袁国维、姜获二人调用他任吧?

    了解过这些之后,安吉祥心里也更清楚他与陈如意作为陛下爪牙的存在意义,而他们也必然需要有所表现,才能获得陛下的信任,真正坐稳屁股下的位置。

    在所谓的表现,凭陈如意拿出来的这份名单够份量吗?

    安吉祥对此是深深怀疑的。

    晚红楼及信昌侯府乃是神陵司在江淮的残余势力,这差不多是众所周知的秘密,这些年来也正是晚红楼及信昌侯府的鼎力支持,陛下才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晚红楼及信昌侯府的势力,也差不多彻底融入大楚,可以说是忠于大楚的一派势力。

    不要说慈寿宫使吕轻侠、信昌侯李普了,今日新册封的皇后、左龙雀军都指挥使李知诰、左神武军都指挥使柴建、工部侍郎周元以及朱铭升、周数、李冲、李碛以及姚惜水、邓泰、春十三娘等等,哪一个不是跟晚红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即便太后、陛下他们本人,也应该说是晚红楼的一份子啊。

    他们现在是要将前些年潜伏宫里的十名弟子检举出来,但陛下看过名单之后,也最多不叫这些人在身边任事,最多都集中到慈寿宫去服侍太后去,难不成还能将他们都关押起来或者杀了不成?

    有什么事情做了,又或者短时间内他们能立什么大功,才能真正获得陛下的信任,坐稳屁股下的位子?

    安吉祥陷入深深的苦思之中……( 楚臣 http://www.uuxs2.com/0_164/ 移动版阅读m.uuxs2.com )